回忆2009年猪流感

回忆来源: 18℃ 0评论

要说03年的非典我对疫情没什么感知,09年的猪流感似乎就在我身边。09年春天,那时我在河北大学上大三,尽管网络和信息敏感度比03年高了许多,但这个席卷全球的猪流感依然没太在意,整个学校基本上也没有太多焦虑,同样也没有戴口罩。直到年底看到官方公布的数据,才知道原来这次流感比非典要严重得多。

体温依然是判断是否得病的基本指标,那段时间依然是每天测体温并上报。学校也腾空了一个宿舍楼(应该是沁园)作为隔离楼用。渐渐的隔离楼里也有了声音,没多久我隔壁宿舍的同学也因为发烧被送了进去,我也跟着转了一圈。宿舍就是普通的男生宿舍,但变成隔离楼后就有男有女了,我那个同学的隔壁就住着一个女生。至于是否单人单间,这个我不清楚,我只知道从头到尾学校都没要求戴口罩。被隔离的同学不用上课,当然也出不了隔离楼,同宿舍的每天还要跑食堂买饭送过去。就这样静静待了7天,解除隔离,搬回自己宿舍住。

不久之后,听说研究出来一种疫苗,免费给打,但因为临床实验数据不足,存在一定的风险,我就没打,毕竟平白无故挨一针还是很疼的。

再后来,隔离楼又空了,恢复成了普通宿舍,这个奇怪名字的“猪流感”被命名为“甲型H1N1流感”。

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:https://www.xiefei.cc/26.html

若非注明,本站所有文章版权均为谢菲所有,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!

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