谢菲的幼年记忆:0~5岁棉油厂

回忆来源: 965℃ 0评论

小学之前,我都是在辛集市棉油厂居住,最早的记忆也便是这里了。脑子里有一个画面,便是在棉油厂家属楼西卧室西墙上那个布娃娃头像,留的中分头,两个大眼晴,据说这是我在幼儿园里参加什么比赛赢得的。

幼儿园,便在小区南边不远处,邻着东华路,路西侧的一个小院子,这个院子的门应该是东北偏北的朝向。幼儿园的地面就是黄土,但还算平整,毕竟我在这里参加过骑童车(三轮)的比赛,好像拿的成绩还不错,投篮的成绩好像就差了点,最差的就是跑步和妈妈共同参加的往返接力赛,我是最慢的那个,有照片为证。

棉油厂的南侧便是铁路,那个时候特别喜欢看火车,数火车的节数,据妈妈说妈妈的任何一个同事都可以以带我看火车为由把我领走。

我家距姨家不远,路上要经过两对(四条)铁路,一对沟深,一对沟浅,坐在妈妈的车子上都会提前准备“咯噔"。

爸爸从无锡出差回来的那晚,我彻夜难眠,原因是爸爸给我买来了一个可变轨道的电动小火车。

关于羊肉串的记忆,最早的便是在离家不远的农贸街口,一个骑车子的店家后面驮一个电烤箱,那种竖抽屉的,羊肉签子是用自行车辐条一头磨尖做的,1块钱7串,唇齿留香。

换牙的时候,牙松了影响吃东西,但不肯去拔牙,妈妈骑车带我外出我看到一个挺漂亮的建筑门(里面是步行街)要进去看看,结果进去右手边第一家就是个牙科诊所,医生说就看看我的牙,说时迟那时快,医生趁我不注意就把我该换的牙弄起来了,让我很是不爽。

有一段时间我像着了魔一个喜欢写数字,就是从1、2、3、4……这样一直往后写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妈妈就总阻止我写。给我扔过、撕过、藏过许多本,我记得最大的数也就写到1000多然后本就不见了。

有一段时间妈妈上班就把我自己锁在家里,一次下午妈妈趁我睡觉去上班,在我身边摆了一堆零食,有糖有饼干有西瓜,我醒了一看没妈妈就大哭,妈妈从楼道就听见我的哭声,开门进来之后就问我为什么不吃,我的回答是“没看见”,这是发生在东卧室。

至于妈妈说的人幼儿园接我回家的路上,抱着我给我整理裤腿,扯了几下就扯出屎来了,我是没什么印象。

5岁前的记忆基本上也就这些了,5岁之后我就搬了家,来到了龙泉街,一直居住到大学毕业。

 

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:https://www.xiefei.cc/1.html

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!

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