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发布 第4页

谢菲的时光

回忆

回忆2003年非典型肺炎

回忆2003年非典型肺炎
2003年,我上初三,对于一个即将中考的学生来说,星期几都一样。非典的到来对我的生活并没有什么影响,不知是消息闭塞还是感觉非典很遥远,那段时间一直没有戴过口罩,停课期间还隔三差五跑学校。几个月后,疫情结束,如期中考,非典也在我们的记忆中渐渐淡去,直到2020年新冠肺炎的出现,让我...

480℃ 0评论

回忆

谢菲的大学记忆:18~22岁

谢菲的大学记忆:18~22岁
18岁,最好的年华,这个人生的十字路口有着太多种可能,一不小心就会满盘皆输。高考结束后,我如愿用上了宽带,从此开启了我的网络生活。 等成绩是个枯燥而费心的事,不过刚从高中这个高压锅出来的我,根本没时间为此烦恼,我得抓紧时间散心啊!刚学会QQ聊天的我在网上漫无目的的加着好友,显然成...

392℃ 0评论

随笔

第一次通过西联汇款取谷歌广告费

第一次通过西联汇款取谷歌广告费
2016年12月21日,一款来自谷歌的邮件打破了我的平静。我奋战长达7年的谷歌账户广告费终于攒够了最低支付限额——100美元,我终于可以见到谷歌的dollar了! 在我居住的城市是无法直接登录谷歌账户的,所以只能靠VPN来帮忙了。辗转登录谷歌之后,点开最近交易,会发现谷歌已经通过...

586℃ 0评论

回忆

谢菲的高中记忆:15~18岁

谢菲的高中记忆:15~18岁
中考结束,紧绷的弦松一些了。从6月21日中考结束到9月1号开学,两个月的暑假是前所未有的,而由于中考成绩还可以,我也如愿得到了自己的礼物——台式电脑。2003年的电脑要求不能太高,512的内存带着赛扬2的CPU,外加80G的硬盘,已经是不错的配置了,标配光驱和软驱,再带上一个大块...

287℃ 0评论

回忆

谢菲的初中记忆:12~15岁

谢菲的初中记忆:12~15岁
初中,辛集镇第三中学。从小学到初中,换了个学校,学习压力也升了一级。小学的作业除非被老师罚,还是比较容易完成的,但初中几乎每天晚上都要写上好久,而且不只一次在写作业中场休息的时候就睡着了,而我的眼睛也在这个时期开始近视,戴上了150度的眼镜。没错,我的眼睛的确是因为学习才近视的,...

490℃ 0评论

回忆

谢菲的小学记忆:7~12岁

谢菲的小学记忆:7~12岁
7岁,从学前班“晋升”至一年级,虽然在学习要求方面有了质的变化,但还是同一所学校,还是熟悉的同学,也就没有什么不适应,平滑过渡。 记得有一次我好像是没吃早饭,就带了1块钱去学校内的小卖部买烧饼。一个烧饼2毛钱一个,我也不知道为啥就一口气买了5个就在学校吃,中午回家不想吃饭,晚上回...

462℃ 0评论

回忆

谢菲的学前记忆:5岁~7岁

谢菲的学前记忆:5岁~7岁
我的小学,就是西华路上那个辛集市第六小学。作为一个独生子,我承认我有娇生惯养的成份。所以在妈妈第一次送我去学校的时候,我是100万个不愿意,还在教室门口当着老师的面哭闹,最后无奈被妈妈带回去。第二天奶奶走路带我去的学校,据说我一点都没闹。 5岁左右,我便从棉油石搬家来到了龙泉街,...

307℃ 0评论

回忆

谢菲的幼年记忆:0~5岁棉油厂

谢菲的幼年记忆:0~5岁棉油厂
小学之前,我都是在辛集市棉油厂居住,最早的记忆也便是这里了。脑子里有一个画面,便是在棉油厂家属楼西卧室西墙上那个布娃娃头像,留的中分头,两个大眼晴,据说这是我在幼儿园里参加什么比赛赢得的。 幼儿园,便在小区南边不远处,邻着东华路,路西侧的一个小院子,这个院子的门应该是东北偏北的朝...

686℃ 0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