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类:回忆

谢菲的辛中学生卡

谢菲的辛中学生卡
前段时间翻自己的旧物,翻出来这张辛中的学生证,还记得当时上学的时候许多集体活动都是要戴学生证的。辛中的校服有两身,一身蓝白的,一身深蓝红的。每天晨跑和课间操的时候都要戴着学生证去操场,不然会被挨骂的。这个已经破烂的学生卡曾经陪伴了我最忙碌的三年时光。 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:ht...

512℃ 0评论

第一次网络聊天 6to23学生聊天室

第一次网络聊天 6to23学生聊天室
“网虫”这个词如今已经很少被提及了,而有着15年以上网龄的朋友们,应该并不陌生。在那个认为游戏是“玩物丧志“的时代,网络还不被大多数家长认可,那个时候上网都是冒着很大风险的,而我经常偷偷去老师办公室上网,更是险上加险了。 第一次网络聊天,是在2005年,那个时候自己的电脑知识还停...

360℃ 0评论

记录2020年新冠肺炎

记录2020年新冠肺炎
我的人生平平,没有经历过大风大浪。03年的非典我在家乡小县城,没有太多的感知;09年猪流感我在上大学,尽管有同学因发烧被隔离,但学校相对封闭的环境也没有太多感触,而今年2020年的新冠肺炎,各地区的口罩令也让我感到了一些紧张,特别是自己还挑这个时段生了一场病。 同样是冠状病毒肺炎...

359℃ 0评论

回忆2009年猪流感

回忆2009年猪流感
要说03年的非典我对疫情没什么感知,09年的猪流感似乎就在我身边。09年春天,那时我在河北大学上大三,尽管网络和信息敏感度比03年高了许多,但这个席卷全球的猪流感依然没太在意,整个学校基本上也没有太多焦虑,同样也没有戴口罩。直到年底看到官方公布的数据,才知道原来这次流感比非典要严...

398℃ 0评论

回忆2003年非典型肺炎

回忆2003年非典型肺炎
2003年,我上初三,对于一个即将中考的学生来说,星期几都一样。非典的到来对我的生活并没有什么影响,不知是消息闭塞还是感觉非典很遥远,那段时间一直没有戴过口罩,停课期间还隔三差五跑学校。几个月后,疫情结束,如期中考,非典也在我们的记忆中渐渐淡去,直到2020年新冠肺炎的出现,让我...

522℃ 0评论

谢菲的大学记忆:18~22岁

谢菲的大学记忆:18~22岁
18岁,最好的年华,这个人生的十字路口有着太多种可能,一不小心就会满盘皆输。高考结束后,我如愿用上了宽带,从此开启了我的网络生活。 等成绩是个枯燥而费心的事,不过刚从高中这个高压锅出来的我,根本没时间为此烦恼,我得抓紧时间散心啊!刚学会QQ聊天的我在网上漫无目的的加着好友,显然成...

414℃ 0评论

谢菲的高中记忆:15~18岁

谢菲的高中记忆:15~18岁
中考结束,紧绷的弦松一些了。从6月21日中考结束到9月1号开学,两个月的暑假是前所未有的,而由于中考成绩还可以,我也如愿得到了自己的礼物——台式电脑。2003年的电脑要求不能太高,512的内存带着赛扬2的CPU,外加80G的硬盘,已经是不错的配置了,标配光驱和软驱,再带上一个大块...

317℃ 0评论

谢菲的初中记忆:12~15岁

谢菲的初中记忆:12~15岁
初中,辛集镇第三中学。从小学到初中,换了个学校,学习压力也升了一级。小学的作业除非被老师罚,还是比较容易完成的,但初中几乎每天晚上都要写上好久,而且不只一次在写作业中场休息的时候就睡着了,而我的眼睛也在这个时期开始近视,戴上了150度的眼镜。没错,我的眼睛的确是因为学习才近视的,...

517℃ 0评论

谢菲的小学记忆:7~12岁

谢菲的小学记忆:7~12岁
7岁,从学前班“晋升”至一年级,虽然在学习要求方面有了质的变化,但还是同一所学校,还是熟悉的同学,也就没有什么不适应,平滑过渡。 记得有一次我好像是没吃早饭,就带了1块钱去学校内的小卖部买烧饼。一个烧饼2毛钱一个,我也不知道为啥就一口气买了5个就在学校吃,中午回家不想吃饭,晚上回...

487℃ 0评论

谢菲的学前记忆:5岁~7岁

谢菲的学前记忆:5岁~7岁
我的小学,就是西华路上那个辛集市第六小学。作为一个独生子,我承认我有娇生惯养的成份。所以在妈妈第一次送我去学校的时候,我是100万个不愿意,还在教室门口当着老师的面哭闹,最后无奈被妈妈带回去。第二天奶奶走路带我去的学校,据说我一点都没闹。 5岁左右,我便从棉油石搬家来到了龙泉街,...

323℃ 0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