技术改变生活

惊天大盗!只看一眼车牌 车主信用卡里钱就没了

随笔来源: 新蓝网 735℃

这是真实发生的一件事,绝对属于高智商犯罪。今年4月,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进行了公开开庭审理。

  一个车牌号引发的信用卡套现案件是这样发生的——

  据《人民法院报》报道,2014年4月的一天,在厦门白鹭洲路边闲逛,章锦城看见了一部车牌号尾数为666的豪华宾利车。“开豪车的车主,一定会有高额信用卡”——这个念头在章锦城脑海突然闪现,他下意识地记住了这个车牌号。

惊天大盗!只看一眼车牌 车主信用卡里钱就没了
  网络配图

  接下来,他进行了一系列堪称天衣无缝的连环动作。

  1、章锦城在网络上找到一个专门帮人查询车主信息的账号,花了100元买到该宾利车的车主姓名、身份证号码等信息,发现车主叫“龚继安”。

  2、他又花了150元在网站上找不法商贩购买了龚继安的征信信息报告,这份报告显示龚继安名下有一张授信额度为20万元的信用卡。

  3、根据该卡还款周期是18天的信息,章锦城据此判断这张信用卡的发卡行应该是某商业银行,他随后便拨打该行客服电话,把卡主身份证号报给客服,假装询问自己的信用卡是否欠款,客服的回答验证了该卡属于该行信用卡的判断。

  4、信用卡卡号随后也是轻而易举获得。章锦城编了个理由,“我要还款但没有带卡,请你帮忙报下我的卡号”——该行客服在简单询问后向其说出了卡号。

  5、有了卡主的身份信息、信用卡卡号、联系电话后,章锦城、吴胜男到厦门莲坂街头找制作假证人员办理虚假身份证,章锦城办理了一张姓名、身份证号均为“龚继安”,但有他自己头像的身份。

  6、如何拿到“龚继安”的信用卡是下一步的关键。

  首先,夫妻二人持着“龚继安”的假身份证挂失了龚继安的手机卡,补办出新的手机卡。

  然后,章锦城使用该手机卡联系银行客服人员,把卡主信用卡的联系地址、捆绑电话等都进行了变更。

  最后,章锦城再打电话要求挂失补办信用卡。当新信用卡办理出来后,银行通过短信通知到章锦城更改过的手机号码上,这样真正的卡主龚继安并不知道自己的信用卡已经被挂失,并被人拿走新补办的卡。

  7、就在章锦城以龚继安的名义申请补办新信用卡20天后,他们如愿以偿地拿到了这张授信额度为20万元的信用卡。值得一提的是,这张信用卡上还有30万元存款。

  8、夫妻二人找了家便利店,与店主谈妥价格后,用POS机对卡内资金进行了非法套现。

  整个操作过程可谓行云流水,成本应该不超过1000元。

  尝到甜头的夫妻二人利欲熏心,于是,幻想着还能以这样的手段继续作案。他们发现一些高档住宅区的信箱管理并不严格,稍微一撬就能打开信箱拿到业主的邮件,而不少银行的信用卡都以邮寄的方式交付给卡主。

  就这样,两人又轻而易举地拿到了十几家银行寄给卡主的多张信用卡。他们故技重施,采用上网购买卡主征信信息,办理虚假身份证,到营业厅挂失手机号码,到发卡银行补办信用卡。

  从2014年4月到7月,章锦城、吴胜男共同以上述方式作案5起,套取他人信用卡内金额共计人民币57万余元。

惊天大盗!只看一眼车牌 车主信用卡里钱就没了
  图为庭审现场。《人民法院报》安海涛 摄

  章锦城出生在浙江省宁波市象山县一个小康之家,毕业于西北政法大学法律系,曾就职于浙江省一家知名的律师事务所。吴胜男是小师妹,也毕业于西北政法大学法律系,曾就职于宁波一家国企担任法务工作。

  2007年,章锦城偶然的一次澳门之旅后,从此浸染赌场,泥足深陷,难以自拔。短短两年间,章锦城输光了毕业后近百万元的积蓄,向亲戚朋友也借了三四百万元,债台高筑。在巨大的债务漏洞之下,他甚至把自己和吴胜男的婚房都卖了。还先后在14家银行申请办理了信用额度5万元到20万元不等的15张信用卡。章锦城预感发卡银行很快会向公安机关报案,即将身陷囹圄。因此,他携妻子开始了逃亡生涯……然而,东窗事发是迟早的事情。

  2016年4月,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公开开庭二审审理了章锦城、吴胜男信用卡诈骗一案。最终,法院维持本案一审判决,以犯信用卡诈骗罪,分别判处被告人章锦城、吴胜男有期徒刑十三年、有期徒刑六年,并处相应罚金。

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:http://www.xiefei.cc/313.html

若非注明,本站所有文章版权均为谢比特所有,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!